<th id="lll9j"></th>

                <big id="lll9j"></big>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軍事法論文

                  軍隊刑偵權軍事性與法律性的理論依據及其協調

                  來源:西安政治學院學報 作者:覃富
                  發布于:2020-12-23 共9893字

                    摘    要: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即高效維護軍事利益性, 這是由軍事法效率價值決定的。實踐中,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表現相對突出。而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則為維護軍事法公平正義性, 這是由軍事法公正價值決定的, 但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現實表現相對不足;趯α⒔y一規律、法價值沖突協調原則及軍事法價值共榮性,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既是必要的, 也是可行的。

                    關鍵詞: 軍隊刑事偵查權; 軍事性; 法律性; 效率價值; 公正價值;

                    Abstract: Military criminal investigation of military force refers to the efficient maintenance of military interests. This is determined by the value of military law efficiency. In practice, the military criminal investigation of military performance is relatively prominent. The legal nature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is the maintenance of military law fairness and justice, which is determined by the fair value of military law. However, the legal performance of the criminal investigation power is relatively inadequate. It is necessary and feasible to harmonize the military and legal nature of military criminal investigation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harmonization of opposites, the principle of conflict of values and the coexistence of military law.

                    Keyword: Military Criminal Investigation; Military; Legal; Efficiency Value; Fair Value;

                    軍隊刑事偵查權 (也稱軍事偵查權) , 是指法律賦予軍事機關及其所屬人員對特定刑事案件進行偵查的權力。[1] (P102) 軍隊刑事偵查權屬性是對軍隊刑事偵查權本身及其與其他權力關系性質、特征的抽象描述。作為軍事法范疇, 以軍事法價值理論為依據定位軍隊刑事偵查權屬性是一個逐本溯源的重要視角。由于價值判斷的多元性, 軍隊刑事偵查權屬性定位有不同種類和形態。筆者試從軍事法效率價值和公正價值角度探討軍隊刑事偵查權的軍事性與法律性。

                    一、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的理論依據及現實表現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是指其高效維護軍事利益性, 具體而言就是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需要緊緊圍繞做好軍事斗爭準備, 服務軍隊全面建設, 高效維護軍隊安全、秩序和官兵的切身利益。軍事法效率價值是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的深刻理論根源。當前,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在軍事法實踐中具有相對突出的表現。
                   

                  軍隊刑偵權軍事性與法律性的理論依據及其協調
                   

                    (一)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的理論依據

                    1. 軍事法價值理論是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的價值論基礎。

                    軍事法的價值, 是指作為客體的軍事法能夠滿足作為主體的國家、軍隊及其成員的需要的特殊潛質。[1] (P28) 自由、平等、秩序、安全、效率、公正等是一般法的價值目標, 同時也是軍事法的價值目標。但由于軍事社會領域的特殊規定性, 軍事法價值表現有其特殊性。比如, 由于軍人職責的特殊性, 要求軍人必須嚴守紀律, 這就意味著軍人要放棄一定的自由。具體到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中, 由于調查者或者被調查者都承擔一定的軍事職責, 為了適應軍事法效率價值的要求, 雙方都需要對權利進行特定的限制。只要軍事法對其他法律設定的自由沒有作出否定性規定, 軍人就依法享有這些自由權利。只要軍事法對普通法作出了限制解釋或作出了獨有的特殊規定, 軍人即要嚴格遵行, 不得借口權利保護而規避?梢, “軍事法之于軍人, 實質是強制法, 而非自由法。”[1] (P31) 軍事法價值同時具有客觀性和主觀性, 其客觀性決定于軍事法內在的性能, 其主觀性決定于國家、軍隊及其成員的需要。軍事法價值的客觀性直接反映軍事法本身的客觀性質, 因此軍事法價值總是有應然狀態的一面, 即軍事法的本來面目應該是怎樣的。軍事法價值客觀性決定了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屬性的客觀性, 即軍事法價值客觀性決定了軍隊刑事偵查權高效維護軍事利益的客觀性。

                    2. 軍事法效率價值對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具有決定意義。

                    自古以來, 軍事活動就是一項耗能巨大的社會活動, 因而其效率問題極為引人關注。效率本意是指有用功率對驅動功率的比值。軍事效率主要是指軍事決策、軍事行動的快速高效, 以消耗最少的人財物力取得最大的戰果。由于軍事行動的高耗能性, 一切軍事行動都把效率擺在突出位置。軍事法效率價值就是指軍事法確保軍事行動效率的價值。以軍事行動盡快恢復被限制的自由和受破壞的秩序, 是軍事效率價值的直接表現。實踐中, 為了高效地打擊軍事犯罪, 維護軍事利益, 軍隊刑事偵查遵循軍事活動規律對權利和自由做出更多限制, 就是軍事法效率價值的直接表現。作為特殊的軍事行動內容, 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受軍事指揮權制約明顯, 偵查決策程序具有指令性, 偵查運行具有集中統一、快速高效的要求, 而且當前軍事犯罪形式和種類增多, 涉及的領域不斷擴大, 互涉型案件大量增加, 偵查工作日趨社會化, 智技能犯罪日益突出, 偵破工作難度增大, 涉法問題和協辦案件增多, 偵查部門實際辦案量較大, 這些現實情況都要求軍隊刑事偵查務必遵循軍事活動快速高效的規律。軍事法效率價值是軍隊刑事偵查權的價值觀根源, 軍事法效率價值對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有決定性影響。

                    3. 軍事行為戰爭適應性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具有軍事性。

                    軍事行為戰爭適應性是指所有軍事行為要適應軍事斗爭領域的特殊運動規律, 以獲取勝利為基本目標, 快速高效應對各種情形。對敵我情勢的判斷、戰斗決心的定奪、戰斗行動的實施都必須快速反應。在軍事斗爭領域, 敵情我情此消彼長, 戰場態勢瞬息萬變, 可以說效率就是戰斗力, 保效率就是保勝利。軍隊刑事偵查權是在軍事社會領域運行的特殊偵查權, 其與軍事斗爭勝負密切相關, 因此, 軍事指揮權通常要求與軍隊刑事偵查權發生直接的聯系。軍事指揮權運行時通過在武裝力量內部建立高效的訓練、管理、指揮、作戰以及后勤、裝備保障系統, 通過實行嚴格的軍事紀律, 保證軍事法取得戰爭適應性, 從而保證軍隊在面對外來威脅和戰爭時全力、高效地投入戰斗直至取得戰爭的最后勝利。強調具有軍事性是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取得戰爭適應性的需要, 是軍隊刑事偵查權服務于軍事斗爭的必然要求, 也是實現軍事法效率價值的內在要求。

                    (二)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的現實表現

                    有學者認為, 我軍刑事偵查權的客體、主體、程序和目的均存在軍事屬性缺失之狀況。[2] (P105-107) 該觀點認為,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要求偵查決定權的主體與軍事指揮權的主體重合, 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軍隊保衛部門行使偵查權, 但是軍隊保衛部門卻不是軍事指揮權的主體 (僅是一個職能部門) , 這是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缺失的表現。筆者認為,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缺失只是一種表象, 事實真相是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表現相對突出, 甚至有學者認為, 軍隊刑事偵查權的屬性是軍事指揮權。[3] (P70)

                    實踐中, 如果直擊軍隊刑事偵查權本身運行情況, 我們不難發現,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表現相對突出的種種跡象。表現之一, 根據有關軍事法規和軍事規章, 軍隊刑事偵查立案乃至整個偵查運行過程中, 軍隊刑事偵查行為的決定權被授予所在單位黨委和政治機關, 尤其是對軍內人員采取強制措施時, 必須經政治機關審查并報黨委批準。參照古今中外的軍事實踐, 黨委機關作為軍事指揮權主體為維護軍事利益而控制偵查權的做法是無可厚非的。正因如此,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突出表現獲得了一定正當性基礎。但是, 在國家基本法如《刑事訴訟法》范圍內對此少有規制, 才使得出現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在軍事社會領域表現突出的現象。表現之二, 軍事檢察院偵查權客體在《刑事訴訟法》中并無明確規定, 相關法律法規也沒有直接準用性規定, 主要受軍事指揮權支配, 軍事檢察院偵查權軍事性更加凸顯, 在確保了偵查效率的同時, 給軍事司法公正的實現留下缺少法律規制的隱患。表現之三, 實踐中, 有的軍事行政主管部門在涉及黨員干部違紀違法乃至犯罪的案件中, 為保證行動效率而混合執法、模糊執法甚至違法執法現象偶有發生。以上無不都是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現實表現突出之情形。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是我軍刑事偵查黨委決策權的正當性基礎。我軍是黨絕對領導下的人民軍隊, 黨委在軍隊刑事偵查中決策權的合理性是不證自明的。在現代法治社會,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必須受到法律的合理限制, 否則軍事性的無限擴張勢必有導致軍事組織與行動的無序與失范。當然, 軍事指揮權的權能并不全部都由法律授權產生和規制。比如軍事命令、政策所產生的行為并不完全受法律規制, 只是隨著軍事法治的發展, 軍事指揮權受法治的影響會越來越廣泛和深刻。

                    外軍刑事偵查權也存在軍事性表現突出之情形, 主要表現在軍事指揮官司法介入權和臨戰即決權。軍事指揮官司法介入權和臨戰即決權是軍事指揮官干預司法過程甚至直接成為軍事司法執法主體的現象。比如, 《美國軍事法庭規則》第303條規定:“一旦得知所屬人員被指控或被懷疑實施了可以由軍事法庭審判的一項或多項犯罪行為, 直接指揮官應親自或命令他人對指控或犯罪嫌疑進行先期調查。”軍事指揮權介入軍事司法過程, 雖然影響了軍事司法的程序,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軍事司法裁判的最終結果, 但并不因此意味著戰時軍事司法權就具有軍事指揮權和國家司法權的雙重屬性, 其本質上仍然是國家司法權, 只是呈現出更為濃厚的軍事指揮權色彩。[1] (P125) 換言之, 軍隊刑事偵查權具有突出的軍事性, 但不能因此將其歸入軍事指揮權。

                    二、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的理論依據及現實表現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是指軍隊刑事偵查權作為一項法律權力, 要求其權能法定、運行法定、監督法定、責任法定, 體現法的人權保障和公平正義價值。作為軍事法調整范疇, 軍事法價值理論對軍隊刑事偵查權有著重要影響, 軍事法公正價值內在決定了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但在軍事法實踐中,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表現相對不足。

                    (一)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的理論依據

                    1. 軍事法公正價值是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的深刻理論根源。

                    公正一詞與公平、正義、平等、秩序、自由、安全等價值描述是具有同質性的價值表達, 都是法的基本價值描述。隨著法治理論的發展, 現代軍事法的存在規模和調整范圍要求以必要為限度, 現代軍事法尊重并在合理限度內滿足軍人對平等、秩序、自由、安全等基本權利的需要, 這是軍事法公正價值基本要義。軍事法公正價值和法的公正性是內在一致的, 這種一致是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的最深刻的理論根源。軍隊刑事偵查權不僅受普通法的規制, 同時也受軍事法的調整。軍事法公正價值體現在軍事法肯定軍人的價值主體地位上, 在程序上確保軍人權利義務的平等。軍隊刑事偵查權作為軍事法調整范疇, 軍事法公正價值決定了其必然要自始至終貫穿法律的精神和體現法律行為特征。在一個文明的法治社會, 軍事法可以使軍隊刑事偵查理性發展而不越雷池, 成為保障軍事社會自由和正義的福祉。軍事法公正價值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措施、偵查技術運用符合公平正義的標準。軍事法公正價值包括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兩個方面。軍隊刑事偵查作為軍事司法的重要組成部分, 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也是其基本價值追求。

                    2. 軍事法公正價值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確立保障軍人權利的價值本位。

                    真正的法律應當以保障和發展人權作為基本精神和基本特征, 保障和發展作為軍事法律關系主體的軍人基本權利是軍事司法活動的內在要求。[1] (P113) 正如“人不僅僅是手段而且是目的”一樣, 保障和發展軍人權利是軍事司法活動的應有之意和終極目的。軍隊刑事偵查是軍隊刑事訴訟這一法律關系鏈條上的一個環節, 是軍隊刑事訴訟法律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偵查過程中一系列判斷依據與審判依據具有一致性。在我國, 偵查—起訴—審判—執行是一以貫之的完整訴訟過程, 其對事實判斷和法律適用的要求是內在一致的。軍事法公正價值的實現, 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查明犯罪事實, 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 不偏不倚地懲處軍人犯罪和侵害國防、軍事利益的犯罪, 保障軍隊刑事訴訟參與人的合法權利, 最終達到純潔鞏固軍隊內部秩序和調整優化軍隊外部環境的目的, 這是軍事法公正價值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提供良好的法秩序條件的具體要求。

                    3. 軍事法公正價值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行使具有很強的規則意識。

                    軍事法公正價值在軍隊刑事偵查中得到實現, 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行使必須遵循法治原則, 接受法律規則和法定程序的約束。隨著法治現代化的發展, 世界范圍內軍事法在平時乃至戰時更多地表現出了輕緩、公正和人道;诂F代軍事法的理性轉型, 軍人的軍事法價值主體地位逐漸彰顯, 軍人基本權利得到確認和保障而且范圍還在不斷擴大。在我國, 隨著法治國家和法治軍隊建設的不斷發展, 人們必然會逐漸認識到, 軍隊刑事訴訟活動包括軍隊刑事偵查在其本質上不僅是軍事活動, 更是一種實施法律的“法律行為”。軍人應當享有的各種權利越來越受到關注, 越來越轉化成法律權利來加以切實保護。軍隊刑事偵查不但受軍事社會領域行為特點的制約特別注重效率, 同時還受軍事法公正價值的制約, 即軍隊刑事偵查必須在體現公正價值的程序法約束之下, 使軍人權利獲得看得見的保護。貫穿軍事法公正價值, 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行使必須具有強烈的程序規則意識, 在法律規定和偵查破案具體條件允許的范圍內, 增強偵查的過程透明度和保護訴訟民主權利意識, 最大限度做到公開、公平、公正, 實現軍事司法公正價值。

                    (二)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的現實表現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在軍事法實踐中表現相對不足, 即軍隊刑事偵查權在體現法律精神、遵循法律規則和實現軍事法公正價值存在某些缺陷。主要表現有:

                    1. 過于強調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行為特征而忽視其法律行為特征。

                    軍隊刑事偵查行為是軍事機關的行為, 理論上確實不可能完全擺脫軍事指揮權的干預。但是實踐中存在片面強調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行為特征, 把軍隊刑事偵查行為定位于軍事行為而非法律行為, 會導致從根本上弱化軍隊刑事偵查權的法律性。而軍隊刑事偵查法律性要求還原其法律行為的本來面目, 要求遵從其存在于特殊軍事法治環境的客觀規律, 體現法律行為的特征。

                    2.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表現不足體現在立法規范的缺失。

                    目前, 軍隊刑事偵查行為在主體法定、權限法定、程序法定、監督法定、責任法定等多方面均存在不足。1979年我國第一部《刑事訴訟法》未涉及規定軍隊刑事偵查權。1993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于中國人民解放軍保衛部門對軍隊內部發生的刑事案件行使公安機關的偵查、拘留、預審和執行逮捕的職權的決定》, 首次以國家法律形式授予軍隊保衛部門偵查權。[2] (P105) 1996年修改《刑事訴訟法》時, 在附則中明確規定了“軍隊保衛部門對軍隊內部發生的刑事案件行使偵查權”。這僅僅是一般的法律準用性規則。2012年《刑事訴訟法》修改時此條款未作任何調整。軍隊刑事偵查權的行使是軍隊刑事訴訟行為, 軍隊刑事偵查權利義務關系是刑事訴訟法律關系。立法規范缺失導致軍隊刑事偵查權管轄對象和范圍過于狹窄。軍隊刑事偵查權的作用對象和范圍僅僅局限于犯罪主體為“軍內人員”和犯罪地域為“營區”的刑事案件。而地方人員侵害軍事利益的犯罪案件, 按照屬地管轄原則由發案地地方偵查機關立案偵查, 軍隊無權管轄。立法規范缺失導致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適應性法理基礎的薄弱。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和一般法理, 我國《刑事訴訟法》既適用于軍隊平時刑事訴訟, 也適用于戰時刑事訴訟, 軍隊刑事偵查權的行使必須嚴格遵循《刑事訴訟法》。由于軍隊平時刑事訴訟和戰時刑事訴訟具有各自的特殊性, 特別是戰時刑事訴訟具有特殊的執法環境和價值目標, 而《刑事訴訟法》并沒有考慮這些特殊性, 將軍隊刑事偵查與普通偵查、戰時偵查與平時偵查“同質化”, 給軍隊刑事偵查活動帶來諸多不適應。

                    3.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表現不足還體現在各種程序問題上。

                    如普通偵查中存在立案不實的問題, 軍隊刑事偵查也不同程度地存在這個問題。立案不實的問題主要有隱案不報、大案小報、此案彼報等情形。立案不實直接使案件無法進入偵查階段, 使案件處理排斥于法律程序大門之外, 或者使案件不能得到正確、及時、有效的處理。超期羈押也是一個偵查程序中備受詬病的問題。此外, 還有偵查訊問中各方權利失衡, 搜查、技術偵查程序不規范等問題。程序本身的參與性、平等性以及內省性使得其具有強大生命力和說服力, 程序本身的可操作性和預見性使其在法律決定過程中符合法的公平正義價值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程序中各種問題, 是其法律性缺失的表現, 最終將影響軍事司法公正價值的實現。

                    軍隊刑事偵查權法律性現實表現不足之情形必須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F代軍隊刑事訴訟制度無法游離于現代法治的背景之外, 無論是平時還是戰時, 軍隊刑事訴訟的最終目的應當是一致的, 都是為了從根本上實現有序的法治生活狀態。不管如何強調嚴格而快捷打擊軍事犯罪, 軍隊刑事偵查必須符合最基本的法治理念, 如緊急措施的合法性、訴訟原則的人道性與公正性等。

                    三、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的協調統一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是指在整個軍隊刑事偵查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的動態過程中做到軍事性和法律性的平衡兼顧、協調統一, 使軍隊刑事偵查最終實現軍事法效率價值和公正價值。在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過程中, 做到軍事性與法律性的協調統一, 既是必要的, 也是可行的。

                    (一)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的必要性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和法律性相互協調統一, 共同構成軍隊刑事偵查權的特有屬性, 換句話說, 這是軍隊刑事偵查權之所以為軍隊刑事偵查權而區別于普通偵查權的獨特規定性。軍隊刑事偵查權具有軍事性, 但不等于是純粹的軍事權;軍隊刑事偵查具有法律性, 但又不完全等同于普通偵查權。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猶如一枚硬幣之兩面, 缺一不可。

                    1. 事物運動發展的對立統一規律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必須協調統一。

                    對立統一規律是事物存在和發展的普遍規律, 它揭示了事物運動、變化、發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事物內部的矛盾性。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的矛盾運動在軍事司法實踐中通常體現為軍事命令、政策與法律法規的沖突與協調。對立統一規律揭示了事物客觀存在具有的特點, 是事物發展變化的源泉和動力。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內在沖突與協調決定著軍隊刑事偵查權的獨特運動規律, 推動著軍隊刑事偵查工作不斷向前發展。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相互依存、相互滲透、相互貫通, 使軍隊刑事偵查權在相對封閉的軍事社會體系里面按照自身規律不斷運行發展。只重視軍事性或法律性一方而輕視另一方甚至是只強調一方而忽視另一方肯定是不利于軍隊刑事偵查工作發展的。

                    2. 法價值沖突協調原則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必須協調統一。

                    法具有自由、平等、秩序、效率、公正等各種價值, 在具體法治條件下, 法價值可能會發生沖突。價值沖突既是指觀念層面不同價值認識與評價之間的矛盾和斗爭, 也是指實現價值目標過程中的行為矛盾、碰撞和沖突。法價值沖突是客觀存在的。法價值總目標的實現要求必須按照一定原則協調解決法價值的沖突。戰爭與和平是軍事社會領域最根本的矛盾。軍事行動自身存在的矛盾性是軍事法價值沖突的根本原因。軍事性要求軍隊刑事偵查盡快查明案情, 懲罰軍事犯罪, 恢復軍事秩序, 維護軍事利益, 實現軍事法效率價值。法律性要求軍隊刑事偵查遵循程序公開透明原則, 保障相關主體合法權利, 體現司法公平正義, 實現軍事法公正價值。在現代法治背景下, 軍隊刑事偵查權運行必須在具體法治環境中、在處理具體案情中遵循價值沖突解決原則, 使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 最終實現軍事法價值總體目標。

                    3. 實現軍事法價值共榮性客觀要求軍事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

                    “在軍事法的價值構成中, 安全、秩序、效益、正義、自由諸價值要素之間存在著某種‘共榮性’關系。”[1] (P34) 所謂共榮性關系, 是指不同價值要素之間互為依存、互相促進的關系, 也表現為不同價值要素之間和諧、共存的關系。軍事法效率價值和軍事法公正價值各自本身既是一種獨立的價值要素, 同時又是保障其他價值要素實現的基礎和條件。其他諸如安全、秩序、自由等價值要素對效率是渴求的, 受威脅的安全、被破壞的秩序總是渴望盡快恢復到之前的良好狀態。全面、客觀、真實地調查涉案事實真相, 盡快使各種軍事利益關系恢復到被破壞前的良好狀態是軍隊刑事偵查權存在的重要根據。軍隊刑事偵查權具有軍事性, 軍隊刑事偵查權合乎規律的高效運行正好是滿足這種軍事法價值要素共榮性的要求。然而一味強調軍事法效率價值, 只注重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 軍隊刑事偵查權可能會陷入軍事專制工具論的陷阱。公正是司法的生命線, 在軍事司法領域也不例外。軍事法諸價值的實現必須以一個公正清明的法治環境為前提?傊, 實現軍事法價值共榮性客觀要求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

                    (二)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的可行性

                    1. 軍事法效率價值和公正價值是可協調統一的。

                    合理的刑事訴訟價值體系應當具備兼顧性、相對均衡性和動態性特征。[1] (P214-215) 在長期的法治實踐中, 人們通常按照價值位階原則、個案平衡原則和比例原則來解決法價值沖突問題。價值是多樣的, 任何一種價值的實現都是一種相對滿足, 因此最佳的訴訟模式是訴訟行為能兼顧各種價值實現而不是只取其一不要其他。但是兼顧不等于均等對待, 在特定條件下價值沖突而不能兼顧時應當按照價值位階原則處理。軍隊刑事偵查活動是一個不斷發展變化的過程, 價值的選擇應當適應此消彼長的利益訴求。比如, 在平時或戰時, 或針對不同性質、不同嚴重程度的軍事犯罪, 按照法價值沖突協調原則使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協調統一。軍事司法公正價值并不排斥效率價值, 從某種意義上講, 公正價值可以保證效率價值在更高級更理性的方式得以實現。因為軍事法公正價值的持續實現, 使軍事司法秩序高效逐漸固化為常態。因此, 不能強調軍隊刑事偵查軍事性就忽視其法律性, 也不必擔心彰顯軍隊刑事偵查法律性就會抑制其軍事性, 換言之, 軍事性與法律性是可以兼顧的。

                    2.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和法律性協調統一可以體現在軍事職責和法律職責的協調統一上。

                    所謂職責, 是指任職者為履行一定的組織職能或完成工作使命, 所負責的范圍和承擔的一系列工作任務, 以及完成這些工作任務所需要承擔的相應責任。簡言之, 職責是職位上必須承擔的工作范圍、工作任務和工作責任三者的統一。軍隊刑事偵查是軍事機關專門調查活動和采取的強制性措施。從其工作范圍看, 軍隊刑事偵查只能受限于軍事活動和法律授權范圍。犯罪、刑罰、司法制度等都是國家法律保留事項, 因此, 軍隊刑事偵查權的軍事職責和法律職責應當具有一致性, 這樣才能同時滿足軍事需要和法律要求。從其工作任務來看, 軍隊刑事偵查是某種軍事任務同時也是一個訴訟行為。嚴格執行訴訟行為同時也是完成相應的軍事任務。從工作責任來看, 軍隊刑事偵查既要承擔軍事責任同時也要承擔法律責任。把軍隊刑事偵查權的獨特屬性定位為軍事性和法律性的協調統一, 是由其本身的特殊職責決定的, 不僅有利于實現偵查的軍事法效率價值, 而且為偵查行為的司法控制提供了理論依據, 有利于張揚偵查的軍事法公正價值。

                    3.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和法律性協調統一可體現在具體案件維護軍事利益上。

                    “軍事秩序與軍人人權在軍事司法的本位價值中處于同等地位, 二者不可偏廢, 雖然在不同的歷史條件下各有所側重, 但從長遠觀點和兩者的理念關系來看, 軍事秩序和軍人權利應當作為軍事司法的兩種平衡并重的本位價值予以關注。”[4] (P54) 軍事秩序和軍人權利都是軍事法要保障的重要軍事利益。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和法律性協調統一可通過具體案件維護軍事利益得以實現。軍事法效率價值和公正價值兩種價值可以兼顧統一于“軍人”這一軍隊建設的根本因素。官兵是一切軍事活動的主體, 要充分調動官兵的一切積極因素參與軍隊建設, 在強化高度集中統一、高效運轉的軍事秩序的同時, 絕不能忽視對作為軍隊建設主體的官兵合法權益的切實維護。單個主體是“軍人”, 集合主體是“軍隊”, 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和法律性協調統一最核心、最根本的就是統一于具體案件中維護以軍隊或軍人為主體的軍事利益上。

                    在依法治軍不斷深入推進的過程中, 軍隊刑事偵查法治從理論到實踐也必將得到長足發展。通過不斷完善軍隊刑事偵查法律法規, 不斷探索完善軍隊刑事偵查權軍事性與法律性兩者動態平衡機制, 軍隊刑事偵查權的功能作用將得到更加充分發揮, 更好地促進軍事法效率價值和公正價值在軍隊刑事偵查領域的實現。

                    參考文獻

                    [1]張山新.軍事法研究[M].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 2003.
                    [2]胡衛平.試論軍隊偵查權及其軍事屬性[J].西安政治學院學報, 2013 (5) .
                    [3]柯大平.軍隊偵查權的指揮權屬性及其正當性基礎[J].西安政治學院學報, 2006 (1) .
                    [4]田龍海.軍事司法制度研究[M].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 2008.

                  作者單位:西安政治學院軍隊保衛工作學系
                  原文出處:覃富.論軍隊刑事偵查權的軍事性與法律性[J].西安政治學院學報,2017,30(02):77-8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久青草资源视频在线无码|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欧美日本道一区二区三区,92国产精品免费观看,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欧美日韩在线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