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lll9j"></th>

                <big id="lll9j"></big>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武術論文

                  武術增進身體、心理及社會健康的價值

                  時間:2020-11-23 來源:武術研究 本文字數:6222字
                  作者:劉雪朋,李秋燕 單位:特種警察學院

                    摘    要: 為了更好的認識和發展武術教育,綜合社會需求、時代要求基于武術“生理、心理、社會”于一體。采用文獻資料法、專家訪談法,立足教育發掘武術身體教育功能。研究認為,武術教育價值為修煉“本我”、體悟“超我”的高尚道德水準,新時代武術堅持“內外、身心、己人”理念話語,在修心追尋“自我”身體姿態為基礎,契合外在的社會評價價值,最終達到增進社會健康體認“超我”的精神氣質。

                    關鍵詞: 傳統武術; 武術教育; 身體教育; 健身武術;

                    Abstract: In order to better understand and develop Wushu education,comprehensive social needs,the requirements of the times based on Wushu "physiological,psychological,social" in one.Using the method of literature and expert interview,we can explore the body education function of Wushu based on education.The research holds that the value of Wushu education is to practice "my",to understand "super-me" and to the high moral standard,the new era Wushu adhere to the "inside and outside,physical and mental,self-made" concept discourse,in the pursuit of "self" body posture as the basis,fit the value of external social evaluation,and finally achieve the promotion of social health recognition "super me" spiritual temperament.

                    Keyword: Traditional Wushu; Wushu education; Body education; Fitness Wushu;

                    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1]新時期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在武術領域,主要矛盾具體表現為人民日益增長的優質修身需求與健身育人事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中國武術有著強盛的養生文化傾向,其內涵不僅囊括與西方同道共有的身體技能訓練、肢體康復和機體保健等內涵,還突出了生理機能的協調、生命意義的實現、生命能量的涵養等多種訴求。[2]應該說武術的健身育人價值具備了意識形態認同的基礎,也具備了從站起來到強起來的內驅因素,進入新時期“ 健康第一”是民族昌盛和國家富強的重要標志,優先發展教育和健康產業激發全面健身健康教育活力,是彰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風尚,是全體人民朝著共同富裕方向邁進的新起點。
                   

                  武術增進身體、心理及社會健康的價值
                   

                    1、 新時代武術增進身體健康價值

                    武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千百年來深深的扎根于各族人民勞動生活中,已是各族人民喜聞樂見的傳統健身運動項目。早已上被稱為國術的武術在新時代成為了一個多元文化價值體系,既包含有形的身體健身價值,又包含無形的修德育人價值。武術技術體系結構彰顯了身體價值和意義。身體價值意在對心理健康詮釋,但心理健康又存在于強健體魄中,生活中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是建設良好社會秩序的“載體”,F代化建設和智能化發展,使身體勞動、體力勞動強度減少,反而腦力、精力的消耗成為超負荷,導致內臟器官功能日趨衰退。內外結合的武術文化講究身心一體化練習,實踐證明,接受武術教育不僅能夠使人以新的環境回歸“本我”,更能使人體悟“自我”領會“超我”,進而增強人的體力、促進心理健康,預防本體器官功能退化,確保新時代“種生命”健康的延續。

                    1.1、 調節身心,回歸本我

                    中國武術是一種身體文化語言,[3]武術是一門人體藝術和人們生活的藝術,也是一門做人的哲學。中國武術“心”和“身”的和諧是功法與氣息的緊密通融,“以武修心,以心煉體”塑造強壯的外形與內心的和諧,是中國武術獨有健身價值。古代武術家正是“以武入道”從修身強體對宇宙觀有了認識與見解,從“身道一體”認知世界和把握世界,因而,習武講究“身心一體,形神兼備”,可以說是通過外練內省生命與人生是武術的終極目的。

                    習武口訣講“手眼身法步、精神氣力功”,強調意領身隨,意念、呼吸與動作的結合,以氣催力,呼與吸是發力的前奏,呼與吸決定功的力量,決定生命的質量?旃澴嗌畎疽辜影嗟墓ぷ,不但使“胸式呼吸”替換成了“腹式呼吸”,而且吸氣大于呼氣時間。這是因為機體內功能的絮亂而形成一種呼吸模式。日積月累,它會在體內產生毒素推積,對神經系統功能產生干擾讓人焦慮沮喪,從而使人有亞健康心理。有調查顯示,常人的部分生理病因是因為呼吸紊亂和意志的削弱,擾亂了神經體液調節秩序,長此以往導致體內細胞病變與壞死。習練武術運動,在技術練習上除了強調與呼吸的配合更注重意念集中,意念主導者思想活動,思想活動的充實決定人的健康,隨之雜念也就減少。武術套路的整體習練過程,通過調整呼吸、集中意念凈化神經系統,使神經系統恢復到自我“常態”,進而恢復五臟六腑。這一過程,使人進入“忘我”狀態,從新回到“本我”新環境,以此促進身心健康。

                    1.2 、調節姿態、提升本我

                    當今科技發達,其表現是由傳統行業向著高端、職能的方向轉變。高端智能行業改變人的勞動力和體力減少,人體生理結構、肌肉群、韌帶活動日趨降低,肢體關節的運動空間與運動量必然受到限制,機體器官的功能從而消退減弱。人們練習武術可以通過本體法調整和端正姿態。本體法通過武術套路使身體進行系統訓練,對人體速度、力量、 柔韌、耐力的增長有決對的幫助,武術習練不僅通過手法、步法、身法提升“本我”器官功能,而且能使“本我”器官屈伸、平衡、旋轉、翻騰等較復雜的難度動作得以增強身體延緩衰老。準確來說,練習武術可調整身姿,不僅能夠端正身體姿態,而且還能使人體骨骼的支撐強度增大、強筋骨、通經絡、調精神,調節人的體內環境,促進淋巴系統有效排毒。因而促使人在練功時,不斷提升“本我”器官,以達到形神兼備“天人合一”的境界。

                    1.3、 適當運動,養護本我

                    當今,文化多元化的發展,國民經濟水平的整體提升,注重個體健康發展已經被公民所追崇。因而,健身領域中出現了大批白領和社會各層揮汗如雨的健身熱。從官方了解到,對于科學的健身常人并不懂怎樣運動才算是健身。根據華山醫院運動醫學學科門診部的有關報道“時尚運動”正在潛移默化的造就出一批新病人——官方稱為運動醫學患者。許多年輕人的膝蓋、肌肉群、肩膀和裸腳經常隱隱作痛。說明,過度運動只會起到反作用。20世紀末,美國洛杉磯大學運動生理學教授莫爾豪斯通過實驗研究提出“靜震:致命的兩個極端”的結論說明:純粹的靜止休息或強度過大的運動對健身都不利,適量運動才能增加健康。理論與實踐證明,武術運動具有動、靜結合、因人而異適量的健身運動。它即可養護本我也可達到健身效果。因為武術是一種呼吸均勻、自然得體、緩慢調姿的練習過程;其次,武術可以隨時變換運動限度,在運動中很難會受到外界刺激和干擾,更能全身心地感悟“本我”,對動作幅度和強度能夠隨時控制,有效掌握運動量化。再次,武術的呼吸助于促進體內新陳代謝,有助于增加血紅蛋白的生成,促進體內血液循環,進而養護五臟六腑。武術的靜樁功,通過意念的冥想可使人精神平靜、祥和,即修身養性。因此,武術方可達到提升及養護“本我”器官的目的。

                    2 、新時代武術增進心理健康價值

                    我國傳統醫學認為:“體壯曰健,心怡曰康”,人類現實存感在和價值體現的一個基本問題是身心健康。因此,對人的身心教育、品德培養自然成了社會最為迫切的主題之一。[4]雖然說:“心理健康在于擁有強健的體格”,但不良的心理會摧毀健康的身體。正如希臘人所講:“強健的體魄需要有健康的頭顱。”[5]武術有益于增進人的心理健康積極開發“類生命”。

                    2.1 、排除雜念,提升本我

                    城市現代化發展使居住環境污染嚴重,加上人際關系淡薄,市民生活在鋼筋水泥的叢林中,心理壓力逐漸感覺到增大。在這樣的大環境中,多種心理障礙因素造成了現代“文明病”。民族傳統體育健身價值屬于人體科學范疇,具有醫療和體育屬性。[6]眾所周知中國武術博大精深的理論及豐富多彩的運動方法,對人類健康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幾千年的發展與補充,形成了獨具體系的中國本土體育健身運動,包括行氣養生、導引養生、精神養生等。[7]傳統體育養生和健身強體的鍛煉方法區別于醫療,醫療和物理保健主要是通過藥物和機器的性能來進行治療康復,對人自身來講是被動的。武術皆是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通過自我修煉提高意志品質,有意識地控制自我、意念、生理活動到達增強體質,防病治病效果。實踐證明,無論是傳統武術把養生術作為訓練手段的一種補充,還是養生術把傳統武術作為一種訓練體系的指導理論,在客觀上,兩者融合的結果促使其“動靜結合,形神兼備”[8],精心練習可以防止外界環境因素對心理影響的副作用,因而,武術在不斷提升“本我”過程中,更利于增進心理健康。

                    2.2 、減少浮躁,感悟自我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飛速發展,鼓勵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其競爭可謂是十分激烈,它既不相信淚水,也不憐憫弱者。由此,市場激烈的競爭使部分人對社會持有不公平的心理抱怨,消極、仿徨、郁悶等浮躁的心理困擾著弱者的心理。隨著時間的累積,干擾著人的心理健康。從武技到武術的轉變,是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規訓下進化和發展起來的,一種有別于世界其它格斗技術的文化形態,[9]是由外練到內修的本質升華,后者強調“心”(“意”),修是圍繞身體開展的心理活動,從而使人保持平衡心態,對那些不應該追求的“身外之物”降至拋棄,能有效的令人心靈獲得寧靜。如李亦畬《五字訣》中,第一訣即為“心靜”,并指出“心不靜則不專,一舉手前后左右全無定向,故要心靜”[10]。由此可看出練功者可以做到“雜念少思——多做、少顧忌——多行動、少指責——多理解、少擔憂——多微笑”。長此以往,浮躁心隨著減少,人的精神面貌“喜、怒、哀、樂、憂、思、恐”得以控制,加上神經體液的有序調節,對五臟六腑器官病變或損傷修復,以此不斷增強健康及現實中的“自我”體驗。

                    2.3 、增強毅力,超越自我

                    現代社會發展中,公平競爭是市場經濟協調發展的主體。目前,在國內獨生子女家庭還扔占多數,家庭教育多數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孩子精神層面上,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物質資源上得到最大滿足,卻疏忽了對于意志品質的磨煉,當挫折與失敗降臨時缺少挑戰的勇氣,因而喪失了生存與進取的意志。國家教委劉斌曾指出:“心理和生理健康是青少年,面對未來、走向世界創造現代化社會的重要條件,必須把培養心理素質、心理健康作為重要任務”。中國武術無論從“外在結構”還是從“內在精神”上來講,都體現了濃厚的“德技并重”“內外雙修”的色彩特點。[11]挖掘個體興趣愛好、培養堅毅的性格,促使人做事腳踏實地,循序漸進、持之以恒的堅強毅力。再者,練習武術可以提高注意力,即把分散的心神集中起來,亦可清凈自然提高“集中力”。久而久之,它能使人甘于寂寞、勇敢接受失敗與挑戰,從而促進心理健康?芍,練習武術在促進健康心理形成的過程,實質就是用“心”超越“本我”,感悟“自我”,步入“超我”的境界。

                    3、 新時代武術增進社會健康價值

                    社會中個體健康是構建和諧環境,主動調節人際關系,促進身心健康的狀態。社會發展尊重個性成長及文化多樣性的可持續發展,但眾所周知,總有一部分人把自己孤立與競爭社會之外,也導致出現了個體與群體不和諧,以致影響身心健康。武術練習是克服自我提升自我達到凈化心靈,由內向散發出一種喜悅,構建和諧自然的內環境與社會環境。久而久之,會使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產生一種協調互利的生存意識。而且還能逐漸提升“自我”,超越“本我”,積極挖掘人體“類生命”。古曰:“德為功之母”,為此注重“以德培公”。[12]因而講習武強身首選要得“道”,然后才是得“術”。此外古人還告誡后者“習功不修德,定會染妖魔”。也就是說,研究武術健身育人如何促進個體社會健康,就是研究探索武術“道”與“術”的結合。

                    3.1 、修煉本性,提升自我

                    西方人認為人性本為惡,東方人認為人本性善。但實踐證明,人本為“中性”即善惡皆有。接受武術教育,首先要對技術動作的感悟與理解有明確認識,[13]持有“揚善止惡”“身心雙修”的習武理念。否則,練功者若存有惡意將難以進入修己練功狀態。實踐證明,武術育人價值是從內、外優化人的生存環境,是對人格、人性的修煉,體認生命是武術養生的終點,是未來武術的主體功能。[14]修煉本性既可以和諧身心,也能改善個體與群體之間和諧融洽關系,換句話說,武術外練體格、內煉人格。武術育人的內斂因素是不斷提升“自我”,是永無止境的人性修煉,日漸步入“超我”的特殊功法。

                    3.2、 內外凈化,超越自我

                    中國傳統身體觀對“心智健全”的認知要優于對“身體強健”的認知。[15]練習武術與四肢全身之力凝聚于身心,在“八面出鋒”于精神、動作、呼吸、姿勢修煉時帶動腰胯、肩肘、氣力、筋骨合為一體的鍛煉,日積累計方可在練功時不經意就提高了涵養、境界和意識。接受武術教育,要從抵制憤怒、欲望、惡意、嫉妒等五種惡習,否則無法追逐到真正的功夫,正如心理學家所講:“地獄在哪里?就在充滿仇恨、嫉妒和狂亂的內心世界;天堂在那里?它在充滿善心、滿意和純潔的心靈里”。武醫的養生方法是一項比較適合中國人的身心治療方法,[16]在練功的過程中,精神集中、心無雜念,即求善性內化自己,形成良好的練武習氣,利人利己助于構建和諧社會環境。古代武術人在修煉上是非常有欣賞價值的,他有思想、有靈魂,能夠清楚的反應出靈動心聲和使用靈玄感應變化。因此,精心習武可以抵御外界的利益誘惑及多種不良因素產生的負作用。堅持學習上述理念與功法練習可凈化體內、外環境,身心即會進入一種“超我”的健身狀態。

                    4 、結論

                    武術的育人值表現為由“本我”到“超我”成功過度的方式,促使身心健康,使修煉者感悟“本我”,返璞歸真,品德高尚凈心真人的體驗;修心體悟是悟道追尋“自我”,是做凡人的再現;增進社會健康是體認“超我”,是擺脫世俗的表現。前者,有利于延續人體“種生命”;后者,有益于開啟人的“類生命”。武術價值不單是促進人體質健康,更是助力人類自我意識的醒悟和解放,即新時代健康意識不是單純的求數量,而是對生命質量的追求。

                    武術增進人身心健康,是以整體育人的過程。武術教育增進人心理、生理和社會健康是對在練功過程中通過意念及呼吸的配合,去調治人的身體姿態,促進身體健康,而身體的健壯又是心理健康及社會健康的表現。所以,習練武術增進人的心理健康、身體健康及社會健康是一有機的完整的健身教育過程。

                    總之,武術是東方最為古老的強身術之一,中國武術是一種生活、是一種健康的旗幟。中國社會發展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國家健康理念也勢必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面對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的世界大格局,新時代健康理念再也不能過那種獨居的“種”生活,而是要從思想意識和行為上過好面向世界的“類”生活?梢,武術是提高人身體、心智、精神的運動;是改善人體內、外環境的健身術;是增進人類與社會和諧發展媒介;對實現民族復興和諧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大表大會上的報告[N],2017.
                    [2]阮紀正.傳統武術養生體系的文化學分析[J].少林與太極(中州體育),2015(07):1-9.
                    [3]王崗.發現“原點”,追溯“原點”[J].搏擊·武術科學,2007(1):1
                    [4]童昭崗等著.人文體育——體育演繹的文化[M].北京:中國海關出版社,2002.
                    [5]席煥久主編.體育人類學[M].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2001.
                    [6]梁冰.社會轉型期我國民族傳統體育的價值轉變與發展路徑[J].廣州體育學院學報,2016(05):88-90.
                    [7]倪依克.論中華民族傳統體育[M].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2005.
                    [8]曲天敏.對武術與養生之歷史關系的思考[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06(08):88-90.
                    [9]王崗.武技到中國武術的歷史追述[J].體育科學,2008(10):78-85.
                    [10]李亦畬.王宗岳太極拳論[M].北京:北京科學技術出版社,2016.
                    [11]曾世華.中華武術的“德技并重”與“內外雙修”[J].體育文化導刊,2004(04):32-34.
                    [12]楊國榮.道與中國哲學[J].云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6):40-48.
                    [13]王崗,張道鑫中國武術“度”之要義診釋日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5 (5):8-13.
                    [14]楊祥全.武術養生基本精神論略[J].體育文化導刊,2017(01):73-76.
                    [15]楊楊,趙歌.中國傳統身體觀與身體踐行的文化研究[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7(10):140-145.
                    [16]郭玉江.少林“禪武醫”養生文化的“緣起論”闡釋[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7(05):68-73.

                    原文出處:劉雪朋,李秋燕.傳統武術價值理念研究[J].武術研究,2020,5(10):29-32.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久青草资源视频在线无码|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欧美日本道一区二区三区,92国产精品免费观看,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欧美日韩在线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